ca88

土巴兔IPO失败一年:王国彬搬“监管”石头 平台

来源:本站作者:ca88 日期:2019-10-22 07:28 浏览:

  步入2019年以来,中装协曾先后三次聚集行业内知名企业,就标准的细节部分展开讨论,根据实际问题提出起草、编辑、修订意见,从而制定出一部切实有效的标准。其中,3月下旬开始连续召开的三次会议,《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工程质量验收标准》为国内装饰装修行业树立了新的装饰行业规范。

  土巴兔副总裁聂金津表示,新《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工程质量验收标准》是目前唯一的家装行业验收标准,对于装企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为装企提供明确的验收标准和指导。但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天眼查等公开消息来看,时至今日,土巴兔仍然存在平台监管不严、合同或存消费陷阱等问题。

  “疯狂扩张”背后净利润亏损、高管离职 IPO折戬紧抓“口碑建设”救命稻草

  公开资料显示,土巴兔是一家线上家居装修平台,目前主要有线上平台业务和家装承包业务,其中线上平台业务主要是通过订单推荐及交易佣金自服务供应商处取得收入。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互联网家装市场规模已达到3441.9亿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4338.2亿元,在2020年将超过5000亿元。面对千亿市场,土巴兔开始了“疯狂扩张”。截止2019年6月,土巴兔在全国开通了300多个城市分站,已服务超过3100个中国家庭,合作的设计师多达110多万,合作装修公司也超过10万。

  2018年8月,土巴兔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却在年底撤回IPO申请。对于土巴兔撤回IPO申请的原因,议论中最多说法是其 “资金问题未通过审核”。

  土巴兔的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2.03亿元、5.7亿元和8.81亿元;实现净利润-7.5亿元、-5.63亿元和-11.13亿元;2018上半年公司营收2.7亿元,净利润为-6.36亿元。2017年、2018年上半年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6350万元和2100万元。显而易见,净利润亏损已成为土巴兔上市前的拦路虎。

  另外,据蓝鲸财经报道,在土巴兔递交招股书的前几个月内,已经有近20名高管接连离职。其中包括财务副总裁李源、CMO营销副总裁杨璐、人力资源副总裁俞鹏,以及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张会鹏、平台事业部总经理李刚、大数据部总经理乌向春等核心人员。

  业内人士分析称,作为手拿大量期权的高管人群,只要上市成功无论如何都能分到一杯羹的,因而从常理来说,高管人群断不会选择在上市前夕离职,除非受到大股东的驱逐。

  招股书显示,土巴兔核心高管成员信息由王国彬担任董事及控股股东,其胞兄王国春担任董事,其配偶谢树英任高管。

  上市失败后,土巴兔今年开始紧抓口碑建设,签约雷佳音为形象代言人,目的是面向年轻用户进一步提升品牌知名度,并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片头植入雷佳音拿着IP形象土巴兔公仔的口播广告,与此同时,土巴兔的众多公交车车身广告、地铁广告以及各大重点城市的分众视频广告也屡见不鲜,“装修就上土巴兔,选装修公司,查口碑,可以先装修后支付!” 的广告标语随处可见。

  然而“口碑”也成为了悬在土巴兔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土巴兔也在招股书中提到,负面评价会对公司经营和品牌形象会有一系列影响。

  王国彬曾表示:“过去11年,土巴兔一直在利用互联网重构家装产业,帮助解决产业痛点。”

  但从目前来看,土巴兔并未按照王国彬所渴望的那样,建立起真正的好口碑。而自身的痛点未完全解决,似乎让建立口碑成为了“伪命题”

  天眼查数据显示,关于土巴兔的风险提示多达100多条,其中包括59条开庭公告、63条法律诉讼、5条法院公告、1条行政处罚。该行政处罚是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5年7月29日,依法对土巴兔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当事人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罚广告费用一倍。

  另外,在土巴兔的法律诉讼中,“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占比多达27条,“服务合同纠纷”及“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分别有2条。

  2019年9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关于用户与土巴兔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的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用户张女士通过土巴兔与第三方装修公司天寅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三方签订了《土巴兔装修保服务合同》。合同签订后,张筱媛按约向天寅公司支付定金7000元,向土巴兔支付74894元。开工后天寅公司拖延施工进度,对张女士的催促不予理睬,最后发展到停工退场,致使装修工程停滞至今,天寅公司、土巴兔的行为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严重侵害了张女士的合法权益,故被起诉至法院。法院最后判决支持张女士要求土巴兔退还未完成工程款37930.25元。

  值得注意的是,张女士与土巴兔所签订的《土巴兔装修保服务合同》的约定,“天寅公司和张女士签订的装修合同无论因何原因终止,双方之间的纠纷自行处理,彬讯公司(土巴兔)的托管义务自然终止。”也就是说,无论土巴兔为用户和第三方装修公司对接后双方发生什么问题,土巴兔都不承担责任。但事实上,土巴兔的广告一直打着:“定期监理”、“资金监管”、“整体两年、防水五年的保障”。

  另据微博、知乎、黑猫投诉显示,有不少用户指责土巴兔的第三方装修公司审核机制形同虚设、推荐的装修公司经营异常、跑路、装修质量差、甲醛超标等问题,更有用户剑指土巴兔与装修公司以低价诱惑客户,在增项狂加价。

  如果说土巴兔作为互联网家装领导者,本身就附带行业发展的使命,面对呼之欲出的互联网家装行业新的国标,无论是从国家高度考虑,还是企业层面出发,都需要适应时代发展和用户需求。很明显,土巴兔目前的情况与其企业愿景不符如何解决监管问题、如何真正建设起好口碑,成为土巴兔亟待攻克的难题,而这也成为王国彬实现上市梦的重要“命题”。另外,做为土巴兔的代言人雷佳音也需要重新对品牌进行衡量,毕竟艺人要为自己代言的品牌负责,不然恐怕连累自身声誉以及透支粉丝信任。



相关阅读:ca88